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监管的非营利性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旅游景点 > 河北省>石家庄市 > 正定元曲博物馆

  • 正定元曲博物馆
  • 景区级别:请选择级别
  • 特色:博物馆 、场馆

正定元曲博物馆以“曲韵天成、遗音流响,正定元曲文化陈列”为主题,共分四个单元。

特色看点

景点概况

正定元曲博物馆位于古城中心位置,是由建于民国年间的马家大院“改造”而成。这是一套三进四合院,建筑形式大体相同,均为灰瓦硬山顶,正房面阔三间,两厢各三间,进深二间,古朴庄重、古色古香,保存基本完好。

进入博物馆,在一进院落内竖立着一尊雕塑,正是“元曲四大家”之一的白朴,雕像高2.2米,通身采用灰麻花岗岩,由我省著名雕塑家黄兴国先生倾力打造。白朴右手压在立石之上,不仅是一种力量的体现,更有一种担当的自信。左臂自然后背,表现了文人那种淡然脱俗的气质。神情超然而平和,清风傲骨,腰间蝴蝶花玉佩高雅脱俗,表达出根植于民间的那种平实的人文情怀。

院落之后的正房便是展厅之一,整个博物馆以“曲韵天成、遗音流响,正定元曲文化陈列”为主题,共分为四个单元,总占地962平方米,5个展厅270平方米,展板680平方米,展线长220米,多媒体8处,收集高仿元代磁枕26件,古书籍140余册。白朴书房的模拟造型、由他创作的《墙头马上》、《梧桐雨》等作品都以直观的表现形式陈列于博物馆内。

在博物馆内还能见到许多老物件,比如堂鼓、唢呐、笙、中阮、板、京胡、琵琶等,共有十几种乐器。墙上还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中国古代戏曲的发展脉络、元杂剧的剧本形式、五宫四调与曲牌。最后的三进正房内还有小舞台。当然也不乏现代元素,打开电脑,便可以听各种元曲剧目。此外还设有大屏幕,简单操作之后可以签名和留影,增加了观赏的互动性。

元曲之城

真定是元杂剧的发祥地和创作中心,元曲四大家中白朴地位显赫,是真定成就了他的元曲生涯。据明万历年间臧懋循编的《元曲选》和当代人隋树森编的《元曲选外编》,共计162种,而真定作家所创作的作品有14种。其中白朴、李文蔚、尚仲贤、戴善甫、侯正卿、史天泽、江德润、史樟等都是真定的名家,比马致远、王实甫早几十年。

元代的真定是元曲文化繁盛之城。元人钟嗣成《录鬼簿》所录元杂剧兴盛时期的作家56人,作品345种,其中真定作家7人,作品45种,分别占总数的12.4%和13%。真定人李文蔚一生共创作杂剧十种,尤工散曲,以《燕青博鱼》为代表作。真定元曲作家尚仲贤创作的《柳毅传书》神话杂剧,是一个数百年不衰的爱情故事,解放后编排成神话电影,流传很广。真定元代杂剧作家戴善甫,作杂剧5种,现存《陶学士醉写风光好》,作者以同情的笔调描写了女主人公秦弱兰作为乐妓的悲哀,希望从“烟花簿”上勾抹掉自己的名字,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。这个艺术形象也是元代艺人的真实写照。真定盲人元曲家侯正卿,曾居汴梁,听人诵书,即能悉记。稍大习词章,著有《艮斋诗集》等。他是一位不以盲疾自弃、不以年高废学,刻苦治学,积极乐观的元曲作家。与此相关的是,在元杂剧演出方面,真定也是名角会聚,演出频繁,推进了元杂剧的繁荣,促使真定成为元杂剧的创作和演出中心。

真定(今正定县)是元杂剧的发祥地和创作中心,最早的元曲作家元好问在真定安家,并培养了真定元曲作家群,进而才有了几十年后学会写戏的关汉卿、马致远、白朴、王实甫等人。因此,元代的真定是元曲真正的发祥地,也是元曲文化的繁盛之城。元代真定的元曲文化之所以流行,除了结合当地传统民间的戏曲艺术外,还有很多外地乐工纷纷聚集正定,形成了多民族的文化融合,再加上当时宽松的政治环境,使得这些民间艺人的作品流向民间,也使得元曲文化真正走向了民间。

作家白朴

白朴是元代著名的杂剧作家,与关汉卿、马致远、郑光祖并称为元曲四大作家,代表作主要有《唐明皇秋夜梧桐雨》、《裴少俊墙头马上》、《董秀英花月东墙记》等。

据元人钟嗣成《录鬼簿》著录,白朴写过15种剧本,这15种是:《唐明皇秋夜梧桐雨》、《董秀英花月东墙记》、《唐明皇游月宫》、《韩翠颦御水流红叶》、《薛琼夕月夜银筝怨》、《汉高祖斩白蛇》、《苏小小月夜钱塘梦》、《祝英台死嫁梁山伯》、《楚庄王夜宴绝缨会》、《崔护谒浆》、《高祖归庄》、《鸳鸯间墙头马上》、《秋江风月凤凰船》、《萧翼智赚兰亭记》、《阎师道赶江》。加上《盛世新声》著录的《李克用箭射双雕》残折,共16本。现仅存《唐明皇秋夜梧桐雨》、《董秀英花月东墙记》、《裴少俊墙头马上》三部著作全本,以及《韩翠颦御水流红叶》、《李克用箭射双雕》的残折,均收入王文才《白朴戏曲集校注》一书中。

白朴作品的题材多出历史传说,剧情多为才人韵事。现存的《唐明皇秋夜梧桐雨》,写得是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;《鸳鸯间墙头马上》,描写的是一个“志量过人”的女性李千金冲破名教,自择配偶的故事。前者是悲剧,写得悲哀怛侧,雄浑悲壮;后者是喜剧,写得起伏跌宕,热情奔放。这两部作品,历来被认为是爱情剧中的成功之作,具有极强的艺术生命力,对后代戏曲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。

北京旅游微信
扫一扫加关注